论婚内强奸犯罪化

  1997年白俊峰(化名)被妻子控告婚内强奸,法院最终裁定被告无罪;1999年王卫明(化名)同样被妻子以婚内强奸告上法庭,然而这次法院裁定该行为成立强奸罪,相同的行为却有着不同的评价,引发了人们对婚内强奸行为的思考。“婚内强奸”是否应当入罪和在现行法律体制下能否入罪一直是没有明确答案的两个问题。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发展,人们对于保护女性权利的法律意识越来越强,而对于婚内强奸是否能入罪,刑法学界出现了不同的新观点和学说。笔者认为,婚内强奸应当入罪,另设新罪名是维护已婚妇女性自主权的最好的法律途径。 
  关键词婚内强奸;犯罪化 
  近年来,各国人们对婚内强奸犯罪化的评价态度已经慢慢转为肯定,有的国家甚至在立法上已经正式把婚内强奸行为纳入刑法的规制范围。研究和借鉴各国法律的是推进我国法制进程的一种重手段,因此这些国家的刑事立法必然会对我国立法完善产生影响。尽管婚内强奸行为是发生在合法夫妻之间,但妇女的性自由权利不应该因其婚姻关系而不受保护,丈夫也不会因结婚而免除其强奸行为该负的责任。本质上,婚内强奸趋同于普通强奸行为,两者均损害了妇女性权利,具有社会危害性,同样应当受到刑法的规制。中国目前有大量的已婚妇女因婚内强奸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急需立法实现权利救济。因此,有必针对婚内强奸犯罪化进行探讨。 
  一、婚内强奸的概念 
  (一)下定义 
  通说认为,婚内强奸可表述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丈夫违背妻子的意志,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与妻子发生性交的行为。但是,这无疑侵犯了丈夫的同居权,削弱了妻子的义务。笔者认为,婚内强奸应当表述为在特定期间内,丈夫在明知妻子拒绝性交的情况下,仍然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与妻子发生性交的行为。由概念可知,并非所有不顾妻子反对,强行与妻子发生性交的性关系的行为都成立婚内强奸罪,应当取决于实施行为的时间。在非特定期间,违背妻子的意志强行与妻子发生性交的性关系的,一般不成立犯罪。若在非特定期间明知妻子拒绝而强行与妻子发生性交的性关系的,可依据其行为造成的后果的严重程度的定不同的罪名。 
  (二)界定特定期间 
  如前文所说,认定婚内强奸罪与非罪的标准之一就是认定行为是否发生在特定期间。特定区间的划分,有助于我们在保护妇女的人身权利同时也保障丈夫的配偶权(特指同居义务)。笔者认为,妻子在特定的期间有权利对抗丈夫行使配偶权,此特定的期间主包括 
  1.离婚期间。指夫妻双方处于诉讼离婚期间,首先包括一审期间和二审。此时,双方进入诉讼离婚阶段,可视为夫妻感情破裂,在这种情况下,妻子的性自由权利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其次包括一审判决离婚,但判决书生效前。判决书因上诉期未满尚未生效,即没有解除夫妻的婚姻关系,此时丈夫实施婚内强奸行为,应当成立犯罪。 
  2.分居期间。这里特指夫妻双方因发生矛盾而分居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没有提起离婚请求,但究其分居行为可以认定夫妻感情已经破裂,此时,可以认为丈夫明知妻子拒绝性交而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这种情况应当构成犯罪。 
  3.妻子生理状态不佳或丈夫不宜进行性行为期间。妻子生理状态不佳包括手术后,产期、孕期、哺乳期等生理原因,或者遭受到重大事故或打击导致妻子精神不佳的状态。此时,丈夫强行与妻子发生性行为,不考虑妻子的精神与生理状态,必定损害到妻子身心健康。丈夫不宜进行行为期间是指丈夫患有性病、传染性疾病等疾病期间。此时,丈夫强行与妻子发生性行为,会对妇女健康和性命造成威胁。在上述两种期间丈夫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应当成立犯罪。 
  4.第三人在旁。是指丈夫违背妻子的意志,强行在存在第三人的情形下与妻子发生性行为。此时,妻子无疑会因为丈夫强行性交的行为导致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因此,有第三人在场存在时,仍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应当成立犯罪。 
  (三)界定违背妻子意志 
  在我国传统文化中,性是最神秘、最秘密的关系,因此,夫妻之间进行性关系时很难判断丈夫是否违背妻子的意志。笔者认为,只有在妻子对发生性关系做出明确拒绝的表示时,才可以推断丈夫明知妻子拒绝性交。妻子若没有反抗或者变相反抗的都不能视为违背妻子意志。也就是说,在上文提到的特定期间内,如果妻子没有对发生性关系做出明确拒绝的表示时,丈夫的强行性交行为不认定为婚内强奸罪。 
  (四)界定暴力行为、胁迫行为以及其他手段 
  不同罪名求的暴力程度不同,在婚内强奸罪中,暴力行为是指丈夫为使妻子不能抗拒的,对妻子采用危害、限制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的手段,例如强拉硬拽、殴打、捆绑、按倒、伤害等。胁迫行为是指通过威胁或恫吓妻子,将会对本人或第三人的生命健康、财产、荣誉、名誉等造成损害,从而控制妻子的行为。其他手段行为是指丈夫为使妻子无法反抗或不知反抗,采取的除暴力、胁迫手段之外其他的手段。如在妻子明示拒绝性行为的情况下,趁妻子睡着、醉酒昏迷、患重病不能反抗等情况下而与之发生性行为的手段。 
  二、婚内强奸罪与非罪的观点 
  (一)无罪说 
  对婚内强奸入罪持否定态度,即认为婚内无强奸的学者主从法理、可行性、利害得失三方面进行论证。 
  1.由法理论证 
  (1)基于配偶权的否定说。该说认为,基于婚姻关系,双方享有同居权。这既是一项夫妻之间合法的权利,也是一项夫妻之间的义务。既然发生性行为是权力又是权利,当然也就不存在丈夫强奸妻子的说法。 
  (2)基于丈夫豁免权的否定说。该说认为,根据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夫妻双方均合法享有同居权,丈夫婚内强奸的行为虽然违背妻子的意志,但只能说其行为失德,而不能说违法。依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强奸罪调整的范围是男女之间非法的性关系,但夫妻间享有合法的性关系,故丈夫不属于为强奸罪的主体。 
  (3)危害性未达到承担刑事责任的程度说。该学认为,基于夫妻关系具有的特殊的特点,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而言,婚内强迫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但与普通强奸行为相比较,婚内强奸的危害性不大。而且,如果把婚内强迫发生性关系的行为评价为有罪,丈夫就会可能因为其结婚行为使自己成为犯罪的特殊主体,这明显与法律的本质相违背。
  (4)侵害对象否定说。该说认为,婚内强奸对妇女权利的侵害不在于性行为本身而在于其暴力手段,因此,只能在暴力手段的程度触犯刑法的规定,丈夫以暴力手段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才可以成立犯罪,而且这种行为职能评价为故意伤害。 
  (5)基于语义学的否定说。该说认为,夫妻之间具有同居的权利和义务,所谓“奸”,是指即非婚姻关系内男女之间不正当的性关系,而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婚姻关系内性关系是合法的、受到法律保护的,因此不存在婚内强奸行为。 
  2.由可行性论证 
  该说认为,夫妻间的同居行为关系到个人隐私,这种权力又受到法律的保护。这使得执法机关在司法实践中难以取得证据,导致对于婚内强奸入罪缺乏可操作性。 
  3.由利害得失论证 
  该说认为,婚内强奸犯罪化会促使妻子恶意以刑事追诉为手段陷害丈夫。除此之外,如果使妻子随时可以控告丈夫强奸,不利于婚姻的和谐和家庭的稳定。因此,该说认为考虑到我国国情,为了维护家庭和社会的稳定,在实际操作中,司法机关一般不追究丈夫用强制手段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二)有罪说 
  对婚内强奸行为持肯定态度的学者认为婚内强奸行为应当入罪,但这种行为应当入何罪,学界对此众说纷纭。现归纳如下 
  1.强奸罪说 
  该说认为,婚内强奸行为应当纳入强奸罪的评价范围。在此基础上,学者又提出了婚姻存续期间的特殊时间说、特殊情节肯定说和完全肯定说。 
  婚姻存续期间的特殊时间说与折衷说相类似,该说认为,在婚姻关系正常的存续期间不存在婚内强奸行为,但在特定期间,丈夫违背妻子的意志,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应当认定为强奸罪。这种特定期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双方办理登记手续,但尚未正式同居,妻子提出离婚(相当于退还彩礼的情况);夫妻双方感情确已破裂,长期处于分居状态;一审法院已判决离婚,判决尚未生效的。 
  特殊情节肯定说认为,丈夫使用轻微的暴力明知妻子拒绝性交而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属于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不大,可不认定为强奸罪。如果妻子身体健康或生命因丈夫的暴力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后果的或具有严重情节的,应当构成强奸罪。 
  完全肯定说认为,丈夫的强奸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构成犯罪。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双方享有平等的性权利,夫妻任何一方均无权支配和强迫对方。同时,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强奸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性交的行为。从这一条文看妻子也可以成为强奸罪的主体。因此,不管从刑法角度还是从民法角度来讲,丈夫均可以成为强奸罪的主体。 
  2.他罪说 
  正如前文从语义学角度来看,该说认为婚内强奸行为不成立强奸罪,因为婚内“有强无奸”。若妻子明确表示拒绝履行同居义务,丈夫采取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的,应当依据丈夫的暴力程度、情节等对案件进行定性。 
  3.两罪说 
  该说认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笼统地对婚内强奸行为进行定性应当将其划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发生在夫妻离婚诉讼过程中,丈夫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或者,夫妻双方长期处于分居期间,丈夫明知妻子拒绝性交而强迫其发生性关系的,应当认定构成强奸罪。另一种是婚姻关系存续的正常期间,若丈夫明知妻子拒绝性交而强迫其发生性关系的,不能认定为强奸罪,可以定性为虐待罪。 
  笔者认为,婚内强奸行为应当入罪,同居权作为夫妻之间共享的权力,在性自由方面妻子与丈夫的地位是应当是平等的,我们不能因为妇女结婚了就剥夺了她该有的权力。同时,性权利还涉及妇女的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婚内强奸犯罪化有利于保护妇女的健康权。但是,婚内强奸行为又区别与强奸行为,不能直接适用强奸罪的规定。因此,构建婚内强奸罪能更好地打击婚内强奸犯罪。 
  三、立法构建 
  关于构建婚内强奸罪,笔者提出一下几点建议 
  (一)刑法条文的设置。《刑法》中增加婚内强奸一罪,明文规定婚内强奸行为定性为犯罪。婚内强奸罪可以定义为在特定的期间,丈夫明知妻子拒绝与其发生性关系,而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妻子发生性交的行为。 
  (二)婚内强奸发生在夫妻双方之间,并且当事人之间存在特殊关系,宜把婚内强奸作为“不告不理”的情形来处理,适用亲告罪的程序。 
  (三)设置罪状的同时应当设置婚内强奸的起诉期限。考虑到鼓励妇女捍卫自己的权利,可以将婚内强奸的报告期限规定为12个月。如果妻子在12个月内不提起告诉,可以认定为无婚内强奸行为。 
  (四)参照德国、瑞士的立法,笔者认为,虽然婚内强奸行为不能纳入强奸罪的评价范围,但是本质上婚内强奸行为与普通强奸行为是一致的,若将两者的法定刑设置成一致,是比较稳妥的。 
  (五)设置调解制度。参照司法实践对家庭成员间虐待、轻伤害等案件的处理,把调解制度引入到婚内强奸罪的救济制度中,这有利于维护家庭的和谐和更好地保护妇女。经当事人申请,对于发生的婚内强奸行为的,可以进行庭外和解。 
  参考文献 
  1赵晓红,刘志华.论我国婚内强奸犯罪的立法构建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7(6). 
  2张铭宇.从权利性质看婚内强奸罪的构成J.法制与社会,2009. 
  3阮方民,王怀章,童丽君.婚内强奸犯罪化的法理思考J.吉林师范大学学报,2003.2. 
  4李立众.婚内强奸定性研究—婚内强奸在我国应构成强奸罪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1(1). 
  5崔二玲.关于我国目前婚内强奸问题的思考———由两个个案浅议婚内强奸J.法制与社会,2011. 
  6冀祥德.耦合权利义务说婚内强奸立论的理论原点J.妇女研究论丛,2004,1(1).